欢迎访问雄哥体育
客服热线: -

雄哥体育

用心奔跑

客服热线 -

赛记 | 写给龙百——我的首百 [复制链接]

雄哥体育 | 2017-08-01 10:21 535 0

作者:张伟


​自2016年尝试龙百首野的三十公里后,一直有个挥之不去的心结,那就是我是否也可以去体验一把,感受下战胜自己挑战自己极限的那种酣畅淋漓的快意?



在得到2017龙百越野消息后,朔州跑协正式组建起了越野小分队,我怕名额有限仓促报名,过后才后悔自己越野经验太少,山地拉练和跑量都严重不足,必须好好练才能有点底气!



于是赛前几个月大家都尽量抽出周末的时间在山上饿补,以使身体尽快适应山地越野的呼吸和心率节奏。与此同时,开始置办鞋套越野包等一系列的装备,开始日常负重训练。甚至有时间充裕的队友直接山地拉练首百,由于工作时间冲突,我只随队完成三十左右的山地适应训练。



开赛前半月,自己不再是那么期待,反而出现了一丝的焦虑和恐惧,因为心里从未进行过如此强度的极限越野,不知道身体是否可以适应太原这场高温高强度的比赛!


组队出发那天,安排好手上的工作和家里的事,一身轻松的踏上征程,好像是去度假,反而没有了之前对于比赛的担忧,大家也都意气风发的踏上了未知的旅途。



到了太原后,立刻就被组委会领取装备台前熙熙攘攘人群的热闹氛围所感染,心里的压力也在与众多跑友的交流当中随之释然,想要去尝试雄哥新路线的心情更迫切更强烈! 



在热闹的欢迎晚宴上还幸运的抽到雄哥精心准备的意外惊喜,还找到老兵群的前辈们合影留念,吃饱喝足后准备好赛前的穿戴装备就早早休息了,为了第二天的自虐多储存点体力!



7月8号,凌晨四点的闹钟,可兴奋的我和东哥三点四十就无法去睡了,果断起床洗漱在早餐穿戴好装备,集合大家一起登车。在凌晨黝黑的夜色里,大家讨论着关于气温和路线的问题,而我却在不断的问自己能不能完赛,毕竟越野和全马区别很大,对身体的要求更高!


经过近一个小时的颠簸,我们到达了早已布置完备且被鼎沸的人群层层包围着的店头广场,各种摆拍自拍热闹非凡,心情也随着雄哥倒计时的鼓点骤然兴奋起来!



随着汹涌的人潮,我们开始了这场漫长的旅程,从cp1到cp4除了那段不算太长的石阶路,基本上没有什么难度,坡道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陡峭,一路与杨哥、高神聊天,在高温的炙烤下及时补水补充盐丸儿,互相鼓着劲悠然前行,沿途山青草绿流水潺潺,无名的野花可能也因迎接我们的到来而开的那么灿烂,偶尔掠过脸庞的山风带来了些许的清凉,逼退了一丝酷热!



赶往cp5的路上刚好赶上正午毒辣的阳光炙烤的大地,行进中的我们速度慢了下来,而且汗水不停地清洗脸颊,呼吸也粗重起来,心率也想快要爆裂的发动机,动力不足,所带的纯水也即将告罄,水袋中的盐水越喝越渴。在休整了二十分钟后,杨哥由于心率太高留下随后队朋友继续休息,急需补水的我和高神无奈的继续启程赶往cp6,一路高温下已然跑不起来,只已快走的频率想着以最快的速度到达补给点。


到达cp6的补给点后,大吃大喝果断休息半小时后想着错开热浪席卷的高温爬升,但不断赶到的跑友让我们压力陡增,于是在携带了大量纯水的重装下继续出发,对抗高温挑战自己!一路频繁补水,多次补充藿香正气水和正气防止自己因中暑而无法完赛,俩人互相鼓劲负重前行。


从cp6出发后,中间开始出现柏油路,高神找到了飞奔的感觉,而我已在高温路途中消耗了太多体力,以六分的配速无法继续跟随老高的公路速度,果断决定让飞人高神好赶赶时间,看能否以他强大的实力夺取名次。



我脚上火辣辣的感觉告诉我已经打泡了,于是慢慢降速希望能让疲劳的双脚休息下。这时我的贵人出现了——宝宝姐在我后面大哥羡慕的眼神中以六分的配速突然超越我。当时心想一个大男人不能这样就认怂啊!果断提速反超,但体力难支,在到达cp7补给点之前,有个临时水点,感谢那位志愿者大哥在我最需要的时候给了我一根救命的黄瓜,啃着黄瓜有了翻过cp7前最后的那座山包的力气!


终于在到达cp7后赶上了正在吃喝的高神,一起吃饱喝足补充好后继续向下个点进发,途中脚上的泡泡慢慢长大了配速一降再降,只好与高神二次分离。那会儿太阳已然即将西下,温度也不那么高了,甚至有了一丝凉意,我以十一分左右的速度在翠绿的山水画卷里悠然溜达着,全然忘记了自己孤身一人。


直到暮色四合夜幕即将笼罩,我才发现前后都空无一人,刚好看到前面一大群牛还有一大片插着花的坟地,真是意外的惊喜,担心自己红色的队服会引起公牛的注意,安全起见折了一个大木棒防身兼职当第二根手杖使。从牛群旁边过得时候,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等到牛群快过去的时候刚松了一口气,哪知一头小牛犊怕人和我兜圈圈路窄过不来,母牛回头的眼神那么暧昧还带有怒气的防备,我赶快用棒子把小牛赶过去,它才幽幽回头离开,而后我策马狂奔直达爬升前的小灌木丛。



爬升之前,看蚊虫较多,取出风油精喷洒全身,带着眼镜防止被我惊扰的虫子群起而入眼,魔术头巾捂上口鼻,打开头灯和飞舞在我身边的虫子一起作伴才不至于黑夜里那么孤单,听着歌放心大胆的加速前进!


走了大概有七八公里的样子,竟然在低矮的灌木丛中途意外的追上了宝宝姐一行二人,我问她们是跑还是走?要走就一起,要跑我就继续单溜!她说一起结伴比较安全,然后我们就石野的大哥开道,我中间、宝姐殿后。在十五圆月的淡淡柔光下,原本葱郁的山林慢慢隐于黑暗中,像雾中缥缈的海市蜃楼。一路风景,一幅山水画卷,沿路原始且无人修葺的林间少了几分装饰,反而感觉草木更随性蔓延生长有了灵气,牛群悠然自得穿行于水草丰茂的溪流边。在灌木丛穿越的我和大哥俩人个子大,猫着腰钻来钻去那个难受劲让我俩气喘吁吁,而宝姐淡定的讲了些关于的越野的注意事项和小技巧,就这样在不经意间就轻松到达cp8补给点,各自慰劳了自己饿扁的肚子后,补充好水一起出发。


继续向cp9进发,由于宝姐体力充沛,我建议她继续按自己的节奏提前赶赶进度,她却意味深长的说:“越野与马拉松比赛的不同之处就在于互助,因为马拉松赛场上流动的救援力量会马上到达;而越野不同,奔走在山巅林间,救援力量很难在第一时间赶到,挽救生命的机会只在眨眼间,所以互助就很重要!”我听了深以为然,突然对以前记着的这句:“无越野不兄弟”有了新的理解!(好心的宝姐,可惜行进在黝黑的林间山地,于路一直纠结痛苦的脚,未能和宝姐拍个合影特别遗憾!)


在宝姐鼓励下,一直强忍疼痛以自己所能达到的最快配速行进,上坡还稍显轻松,下坡那个酸爽劲儿让我痛不欲生,因所有的泡泡都在前脚掌,挤来挤去疼得我呲牙咧嘴,好在黑夜给我挡下了这尴尬的一幕。


赶到cp9时候,饥渴难耐,大吃特吃只为了接下来的征程中力量能够支撑自己安全完赛不被关门,因为我脚不给力已经无法跑起来了,于是我再次建议宝姐赶赶路吧!我已拖累了他们近二十公里。直到她等到另一个和我同病相怜又认识的伙伴后,千叮咛万嘱咐交代妥当后才放心离开。我和我的难友在补给点朋友们的帮助下,脚下擦了消炎打了绷带简单补水休息了一会儿就又着急出发了,怕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因为掉速而被关门,那样的就得不偿失了,毕竟努力了这么久只为了安全完赛!


从cp9出发后,有个兄弟告诉我剩余的十几公里旅程全部是下坡而且爬升不会超过五百,我俩满心欢喜带着完赛的美好心情快速行进。刚转过去两三公里,一座突兀的高山挡在面前————绝望坡,上面星星点点的行进灯光提醒我们这是体能即将耗尽前最后一个大的爬升。放弃两个字不断在我脑海出现,后来还是理智战胜了惰性,都九十五公里了再忍忍就到了,我可不想来年再战。同行的哥们也同意我的建议,忍痛慢慢往上挪,接近接近九十度的坡道和细沙土组合的这段路简直是我们的噩梦,脚底在泡泡的作用下,吃力不均滑的厉害,只好手脚并用才能缓慢前行。翻过大的还有好几座小山,连续的爬升让我们心力交瘁,脚底已然在疼痛中让姿势悄然改变,放弃的想法一直在疼痛中纠结,然后就自己提示自己忽悠自己马上就结束了,何必在最后的节点上放弃去丢这个人,就这样一瘸一拐翻过了这一段爬升!


爬升结束后刚松了一口气,蓦然发现接下来的路段全是连续陡坡,脚底的酸爽和我们拖腿带起的尘土让呼吸不那么轻松,就这样木然前行,不再拘泥于什么成绩、配速,爬升下降,心里只剩一个想法,尽快完赛好好休息。林间只剩我们几个在头灯光束的指引下跟着路标挪向终点。黑漆漆的丛林里偶尔有几只被我们光束惊扰到的飞鸟,突然拍着翅膀哗啦啦飞向别处,反而把我们吓一跳,因为又累又困,又不敢停歇,只是犯困了就赶快补水好让自己清醒一点,生怕关门的我们就这样打着哈欠一直赶路。


历尽千辛万苦,伤痛孤独的我们看到了成功的希望,听着雄哥欢迎的鼓点,一行四人终于在凌晨三点四十分赶到了终点,激动的我们一起携手冲过了终点。



一个绝望坡让多少英雄胆寒,抹杀了多少好汉的勇气,人生中没有比挑战自我狂虐自我,更让成功跨越的我们感到快意的事了。去回味痛苦的感受才能更深刻的理解自己存在的价值,才能找到生命和内心最深处的需要和认同!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评论请先登录,或注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