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雄哥体育
客服热线: -

雄哥体育

用心奔跑

客服热线 -

赛记 | 越一次野,念一个人,识一座城(中) [复制链接]

雄哥体育 | 2017-08-01 10:04 173 0

​作者:果冻

(中)越一次野

夏(厦)马龙城越野晒(赛),盐丸藿香正气水。

披荆斩棘越煤堆,山高路迢终无悔。

七月七号,小暑。

次日,最高气温36摄氏度(或许更高),太原越野挑战赛。今年元旦我参加的厦门马拉松因为高温使得很多选手晒伤,被人戏称为夏(天的)马,而跑过龙城后,才发现那个还是小菜一碟啊。


除了闺蜜参加的是百公里,同行的水哥、“表弟星星和我都是首次挑战六十公里。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负责主办赛事的雄哥跑友汇,将第一届时完赛后的庆功宴,提前至起跑前头一天安排了晚宴。

报名时交的9元费用,只是象征性的席位费,实际物超所值丰盛得很,满满一桌全是地道的山西本地菜。

国内各路跑友大神作为抽奖嘉宾,让我们一睹了各路英雄的风采(下图为越野界红人黑猫),同行的水哥也有幸抽中一个蓝牙耳机。

赛事的负责人王志雄(雄哥)给赴宴的每一桌跑友都一一敬酒,宴会开始前还引用了诗经里的句子来鼓舞跑友们第二天跑比赛的士气,这句诗经给帅气的雄哥加分不少哦。

宴会里的酒管够,我们以山西的特产陈醋代酒,调皮地举杯共庆,预祝大伙儿次日都能顺利完赛。

回到酒店,为时已晚,临睡前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整理和对照检查强制装备和比赛所需物品。

这次的装备在阿皮的赞助和指导下升级得比较明显,所以重点说明一下。

一是萨洛蒙的LAB越野小红鞋。特点是质量轻、鞋头较宽、包裹性很好、鞋底纹路较深,该鞋37码,平常穿35码的我试穿了一下却简直不要太满意。新鞋上路,鞋底对于体重大的人来说可能偏薄,但我全程跑下来没有不适。

搭配首次尝试的五指袜(非运动型,很久以前好玩买的,所以可能偏薄而袜筒偏高,最后右脚脚趾处磨出一个小洞,还好脚趾没事)。事实证明,双脚完好无伤,这双鞋、袜绝对是头号功臣。

二是萨洛蒙的LAB越野背包,象征胜利的大红色不仅惹眼,最重要的是超轻超薄,后来在起点处我还听到两位陌生的女跑友对着我的背包窃窃私语地在夸奖,估计准备下次也入手呢。

比赛体验:前方左右两侧各放了一个500ML的萨洛蒙软水袋(阿皮说这款即将淘汰,会出改进型的,但本次使用觉得没有碍事的地方)和一包混合坚果(内有果脯),右侧水袋下方的口袋塞了记录轨迹的手机,右侧上方塞了六粒盐丸。背后分为三个部分,左边放了强制装备头灯(最不想带的物品)、小型充电宝、两袋能量胶,中间放了救生毯、充电宝的线、五张手帕纸,右边放了四袋牛肉干、三个费列罗巧克力、两支藿香正气水。基本上补给就全靠这背包了,虽然比起从前的较轻了很多,但还是觉得重,可是想想冈仁波齐里的藏民去朝圣的补给,已经不要太安慰了吧!

三是引擎鸟的防尘套。由于可能要挖煤,所以购之。阿皮说如果不套,你的小红鞋就再也洗不干净了,一句话让本决定天然不想穿的我下定了决心带它去出征。

使用感受:没拉好弹性收缩带,参赛前一位好心的陌生跑友告诉我防尘套被我踩到脚底,才意识到我压根就没穿到位,呃,观察了一下别人的,才模仿穿好。但由于矫枉过正,我怕再滑下来拉得过紧,导致450公里后突然觉得右边小腿下方被勒得难受,我连续松了好几次才好受一点。

除了前述提到的物品,首次使用的还有登山杖(阿皮推荐蜻蜓牌,旋转式的而非折叠式)。由于不方便随意伸缩,出发前我调整好合适的高度就没有变动过,直到完赛。但因为轻巧,所以奔跑时我将两杖合一,用右手握住中部,丝毫没有觉得累赘。以前自己从来不用杖,自从崂山越野赛试用过于淼大神的一根以后,觉得省力不少,于是龙城赛前在岳麓山拉练时特意带上新手杖适应了一下。

以前未使用过的还有表弟的红色防晒臂套。不可思议的是,我跑完腿脚没事,手却受伤了(下图为左边手臂臂套最上方紧口处留下的一排水泡)。原因是臂套卡口处貌似有胶状物。自己带的两幅臂套,一幅黑色的,阿皮说颜色太吸热且太厚,酷暑天不适合。由于阿皮忘了带臂套,我带的Let’s Slim白色臂套被阿皮拿了,而我戴了表弟的红色臂套。还是很感谢表弟这么炫酷的装备,磨出水泡浑然不觉,只怪自己比赛太投入而忽略了对身体的感知。

经过青岛崂山那次因为轻敌而导致差半个钟头差点就被关在门外的教训后,我意识到了计划的重要性。于是恳请阿皮帮我们分析一下路况和距离,再结合我们的能力水平,制订一下预案。对比了三套方案后,我决定按照中间11个多小时的B方案来跑,认为只要不发生意外,应该能如期完成,而保底则是右侧那套14小时的C方案,而几乎没有考虑过她的10小时最快完赛A方案。这次还穿了一条买了很久但很少穿的带内裆的运动短裤,腰间后侧有一个小口袋,这设计简直不要太完美,刚好可以把越野方案对折后塞进去,方案也分发给了水哥和表弟。

万事俱备,只欠我们这些大山的过客。次日早晨,由于摆渡车445就要准点发车,而我们的酒店离摆渡车的发车地点新纪元大酒店还有一段距离,所以十一点多入睡,凌晨三点十五分闹钟就响了。按时赶到车上,我吃了一块抹茶蛋糕,一点五谷蛋糕,一个半斤重的大苹果(感谢水哥让我从起点差点吃到终点),喝了一些水。到达起点时,已经五点半,距离鸣枪已经所剩时间不多。很遗憾,为了寄存和排空,四个人竟然没能在起点拱门处合影留念,还好我跟咱们的超神阿皮有同框。

由于越野费用高、难度大、距离长、要求高,相比动辄两三万人的马拉松属于小众赛事(这次合计1000),因此没有设置流动厕所。于是唯一的一个厕所,你懂的。我和阿皮排队五分钟后发现队伍移动缓慢,就转而到起点附近的野地里寻找露天茅坑了。然而,拥堵的不仅只有女厕,外出方便的男士也不少。我们看中的地方早已经被异性占领,最后很尴尬地战战兢兢小解了一下(可是我要解决的其实不是这个问题啊,所以这个历史遗留问题一度影响了我赛道上的发挥,带着难受的感觉上路,你们自己可以脑补一下)。呃,下图为风景优美的露天公厕,竟然拍照留念了,我也是佩服自己。

回到起点,四个人已经分属四地,我因为跟水哥约好了一起跑,于是在水哥主动联系我后,跟他一起排在了距离起点大约50米处,而阿皮因为怕靠后了被他人阻隔,就当了排头兵,星星却一直在厕所附近的公路上热身,直到开跑也没见人影,原本准备和超神阿皮一起跑的计划自然就泡汤了。

6点准时发枪声,所有参赛选手带着不同的心情出发了!

跑出去不久便是一个较为虐人的坡,选手们都自嘲说反正是来求虐的嘛,想得通。由于是两个大长坡30°相连,我看见有选手听到上面坡的跑友呼唤后,径直绕过了之字形的折叠处,而从中间攀爬了上去。在马拉松跑道上有计时毯可以监测,越野却只认CP点的手环芯片,我不知道他这种做法是否可取,也许越野可以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而说到享受比赛,看看远处晨曦中好像还未苏醒的大山,无言胜有言。我想起了赛前逗比的表弟碎碎念的此次比赛的宣言山接纳了你

又经过一个更虐的陡坡后,我们来到了一个大煤堆前。之前在去年完赛选手的赛记里已经看过图片,但由于今年和去年的赛事路线据说正好反向,所以当它这么快就出现在我眼前时,我还是被惊了一下。

此处有两件好玩的事情,一是肯尼亚选手突然紧挨我前方,当时莫名地自己就在那儿戳中了笑点,好想按下快门,无奈双手握杖,腾不出手来。第二件事是,即便用杖,这个德芙牌大煤堆,不仅松软而且丝滑,我发现我竟然完全爬不上去,只好扭头向后方的陌生跑友求助,让他推下我的后背助力一把,走了一步,发现下一步又上不去了,我就悬停在中间,既怕后面的人催促,却又对接下来的坡感到愁眉不展。还好,刚才推我那位绅士,从我侧边过身,走上前主动伸出手,再拉了我一把。这样,我才顺利到顶。这是第一个向我伸出援手的跑友,很可惜没能记住他的号码布,只知道他一袭黑衣,腿比我白,哈哈。奇怪的是,我的手经过煤堆后,自动变成了非洲盆友的手,也是醉了(下图为煤堆前兵分三路的照片)。

从起点到煤堆,我都还能看到水哥,煤堆后已经不见他的踪影,而听到星星从后边突然呼唤了我一声,随后他也消失在了前方,我心想,60公里的路程,说好要一起走,其实只能是动态平衡。果然,到CP1时,我看见了水哥,只是随后好像又不见了。从起点到CP1,有印象的也就是那个之字形的折叠长坡和煤堆了吧!而从CP1CP2,翻遍了相册,几乎没有照片。

一是为了节约时间,有意识地减少拍照次数,二是这一段的345米爬升,一半以上都是陡峭的石阶,我除了给人让路和停下来歇息,都不敢干别的事情,生怕一不留神自己滚下去。由于一位身着一袭黑衣的跑友特别像在之前煤堆时帮助过我的人,而他又老是在我左右,所以我主动跟他攀谈,虽然他告诉我不是,但我俩由于配速相当,所以一起跑了几公里,也就有了在这个经典牌坊前的一张照片。

CP2时,惊喜地看到再遇见水哥和表弟二人。表弟还细心地给我递过来一支藿香正气水,昨晚还万分嫌弃觉得不肯服用的东西,到了今天,为了预防中暑,还是很自觉地就喝了一管下去,用逗逗的话说,生命最重要,嗯。拿出阿皮的秘籍对照了一下,诶,不错哦,比原定的B中速计划提前了50分钟,比A最快计划也提前了20钟。

对从CP2CP3的路印象不算深刻,反正就是防火道、土路交织在一起,偶尔上升和下降,但好像坡度都不是太大。唯一的共同特点就是天气感觉到越来越热,然后总是出现黑乎乎的煤堆。

在这段,我瞅见并超过了黑猫。她高挑苗条的身材确实是鹤立鸡群,以至于她在人堆里,你一眼就能看见她,之前我就羡慕地想,如果我也有她这个大长腿该多好,人家走一步,我得走两步,真要命。所以能跑的地方我坚决不走,这样,我竟然不知道何时就超过她了。

而除了煤堆,龙城赛道最让人抓狂的就是它的荆棘遍地了,而且在很多草丛里,它们就像隐形的杀手,夹道欢迎你,时不时拉扯一下你的腿套,看你对它不上心,还特意重重地提醒一下你,还好,怕伤怕死的我总是小心翼翼,全程跑下来只被一根对我刻骨铭心的利刺扎了一道口子。

后来看到百公里完赛的阿皮,那被荆棘划到的伤痕累累的大腿,我才觉得自己简直用毫发无损来形容都不为过了。我以为只是像风一样的女子阿皮不顾一切地跑快了才会弄成这样,结果后来吃晚饭时看到没戴腿套的水哥也不比阿皮情况好到哪里去,所以才发现,原来赛前头一天喝下去的沙棘汁,那橙红色的果子真是越鲜艳越狠毒呀!

9:11分到达CP3,历时3小时10分,比最快的计划快了半个钟头,内心本来有些欣喜的,可是看了下秘籍的分段海拔,焦虑随之而来,因为从CP3CP8的累计爬升竟然为892米!而为什么不是从CP3CP4而是直接跳到了CP8呢?因为百公里的选手和我们在CP3后就分道扬镳了。

后来发现,由于这一段从之前的6.5公里、8公里和5.5公里忽然增加到14公里,所以虽然是近900米的爬升,但几乎没有太大的感觉,比起前面的石阶来简直就是小菜一碟。对这一段的印象是核桃、杏树和CP8丰富的补给。其实一路都是比较单调的,没有很多的遮蔽物。

地上植被也不是草就是荆棘,所以偶尔看见紫色的蒲公英和像薰衣草的花朵,都是异常欣喜的,更多是时候都是一些贴地的有如仙人掌一样叶片不大的绿植。

在穿过了一段难得的树荫之后,眼前突然冒出了很多果树。

首先是我这个南方人没有见过的核桃树和果实,所以忍不住和它亲密接触一下。          然后就是一片一片的杏树。虽然看它们红得很可爱,但回想起上次青岛崂山完赛后,看到主办方因为选手摘了樱桃而给果农补偿了费用后,这次我都没想到要去摘下来品尝。

反倒是前边几个男跑友,摘了几个,主动递过来几个,我便斗胆吃了两颗,看着像桃子,其实更香甜。过了不久,在一片杏园附近,恰巧看到一位老农挑着丰收的果实走上来,我赶忙咔了一张,问了下价,说是11斤,后来完赛后去水果摊,报价5元。

这一段,我跟一位山西本地的大哥跑了很久。他的装束比较简单,带了条毛巾,经过一处有水的地方,他便打湿了毛巾,给自己降了个温,由于温度过高,厚厚的毛巾披在肩上,我看到没过多久竟然已经干了。由于没有手杖,越来越感觉到吃力的他,从一颗松树上掰下了一根长度横截面都还挺适宜的树枝当了手杖,唯一不好的便是重量过大,以及不大光滑。于是走了一段,他便开始因地制宜地拣了块砖头对天然手杖进行了打磨,而因为快到CP8时在一个长坡前有一段下坡,他以为只剩下坡了,果断地就把装修了半天的拐杖给扔了,导致后来最后一两公里多的上坡他感觉到了痛苦又后悔不迭。

此次越野每个选手都不会遗忘的一个地方大概就是CP8了,因为那里粮草充足。我们在接近打卡点前是一个完全跑不起来的长坡,当我们又饥又渴地艰难爬升时,吃饱喝足重新上路的先驱们满血复活地朝我们大吼,加油,马上你们就解放了,上面好多吃的喝的!11:44分抵达CP8,正差不多是中饭时间,跟阿皮这段2h40m的计划相比,我们用了2h32m,还是提前完成了任务。

此处必须大赞志愿者们,我的双脚刚踏进补给点的操坪,几个志愿者就纷纷拥向我,有的接过手杖,有的问我要空的水袋,有的问我姑娘辛苦了吧,有的带领我到补给桌前一一介绍所有能吃的物品,还给我搬来了凳子。一时间我都觉得受宠若惊。最终,我消灭了两碗方便面、一碗紫菜蛋花汤、一碗白米粥、一杯绿豆汤,外加几片西瓜。外加一瓶藿香正气水。在这个补给点,由于非常热闹,吃东西也花了很长时间,而且我再次遇见了水哥和表弟,于是停留的时间也比较长,最后还上了一趟厕所才离开(我对厕所又要吐槽的,碍于观瞻,就不赘述了,反正一个位子肯定是不行的)。

之后,表弟独自先行,我跟水哥,还有他前段路上认识的一个山西跑友一起下山。但由于那位跑友膝盖不适,无法跑下坡,所以没多久他就落下了。看罢下一段的路况,爬升162,下降652,心里一阵欣喜。我和水哥决定要把之前的时间在这段给补回来,而且因为之前我被告知自己是女子第六名,这个完全没想到的情况也给了我动力,我也希望自己能保住这一成果。

这一段基本都是防火道,完全没有遮蔽,而彼时正是大中午,一路上看到很多人在走,遇到树荫就停下来休息或者拉伸。因为补充了能量以后,自己感觉浑身都是劲儿,所以我一直在跑着,最快的时候已经配速进入了6分以内,对于已经过了35公里还能跑起来的现象,我觉得这时候跑马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而且由于当天我还报了悦跑圈的铁木真线上全程马拉松,它不停地提示我距离全程只剩几公里几公里时,我觉得特别有成就感。

水哥说,你还能连续跑,真不错,我说只要我们一直在跑,而不是走,更不要停下来,我们跟后面的人的差距就可以越来越大。之前自制拐杖的哥本来跟着我和水哥的,由于我们持续在跑,显然他已经跟不上,于是这一段我跟水哥同行了很久。此段风景较为单调,而且由于速度较快,没有停下来过,所以照片也较少。

由于情况比较乐观,我们将期望值提高了,想着用A计划的10小时完赛。这段预留的时间是1小时40分,我们虽然在持续不断地跑,但是比她的预期还是多了11分钟。就这样,我们来到了CP9。我和水哥、还有表弟,三个人是最后一次在赛道里相见了。我吃了三块西瓜,装好2斤水,便继续出发了。

水哥和表弟两个人因为补给点比我停留得久,我刚吃完就起跑,不一会就感觉到左侧下腹有些岔气,于是主动降速改跑变走,并让他们先走。加上我说的由于从起点处的历史遗留问题一直没能很好地解决,所以此刻我突然感觉到肚子有些隐隐的疼痛。但是我知道,过了这个点,便剩下最后的14公里,也就意味着没有任何补给,当然也不可能再有厕所了。正好我跟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远,而我回头望过去,又仿佛一个人都没有。如果说前面几段都一直有不同的跑友作陪,那么最后一段,我可能有接近10公里都是独自完成的。

其实我也不怕孤独,更何况现在还有情况在身?到了四处无人的荒野,我终于觅得一处小解了一下。然后继续上路,可是肚子还是不舒服,于是我的焦点几乎都是放在了怎么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再次方便的问题上。就在我感到下腹颇为难受,准备再试一次时,一位陌生的男跑友突然出现在我的视野范围内,吓得我的小心脏都快要蹦出来了,赶紧嘟哝了一句,撤离我选好的方便之地,带着郁闷的心情和难受的感觉只好继续前行。而且此后我决定不再尝试,想着接近50公里都快跑过来了,咬咬牙坚持一下不就完赛了吗?万一再受惊吓,恐怕今后上厕所都会有障碍症了。

此处提提我的表弟(他一直说他来参加这次越野赛,就是为了能在我的赛记里出一次镜,好吧,都快写完了,总得满足他一下,哈哈)。这位跟我同姓的小帅哥跟我一个真正的表弟同龄,因为我俩有同款佳明手表,故互称表姐弟。他只跑过全马,PB大概三个半小时的样子,从未越野,这次瞒着他的家人特别是他爹直接上60公里,还从中国版图的东南面乘坐三个小时的灰机过来,听起来就很生猛。但是他的实力确实杠杠滴,前面所有的打卡点他都比我先到哦,不愧是支潜力股。

然而最终他却落在我身后,据他后来的解释,是因为在一个宽阔的草坪还有一个厂房的地方,他觉得累得够呛,选择了休息一会再重新上路。而在我之前的水哥后来回忆说他看见有一个人躺在地上,可是未曾想到那会是星星表弟。我记得他赛前称自己是强迫症患者,欣赏风景和追求配速,他只求其一,从来不会兼得而导致两者都没做好。所以对于这一举动,我无从理解。如果想要轻松一点,之前的四段都竭尽全力了,何必在接近终点前还睡个大觉呢?可能跟他在CP9说的那样,觉得走都可以在10个小时之内走完,于是就放松了吧。而他可曾预料到,最后的五公里还有组委会可是给每位选手送了份大礼呢?布满荆棘的陡峭连续爬升!

大概从52-55公里处,我其实是跟那位吓得我没能方便的哥一起同行的。因为他小跑超过我后,突然停了下来,补给、拉伸,于是我问他怎么了,他说他只是觉得吃了能量胶,得要吸收一下,再发挥作用。这么一说,反倒提醒了我,6颗盐丸一路上我已经消灭殆尽,能量胶我差点都忘记了呢!于是也补充了一个胶,便开始同行了。他告诉我之前CP2CP3的途中,我因为走错路被人提醒才走回正道,那个人就是他。因为是恩人,所以更加觉得亲切。

于是两个人海阔天空地聊呀聊,未曾想到竟然错过了一个路口,两个人集体走错路,还是他比较警觉,发现不对,觉得看不见红丝带了,回想起刚才在山顶的水哥大声呼唤过我的名字,他说我们可能需要倒回到前一个路口看。果然,向上的岔路才是设计的线路,这已经是我第三次走错路了。从CP8出来后有一个地方,我也差点搞错,貌似是百公里冠军得主阿皮出错的同一处。因为根据她的描述,说右侧高高地悬挂着一个红色塑料袋,她错以为是路标,我也出现了这种错觉,还好当时有个志愿者说你走反了,我才看到左侧较低的植株上系了一个红丝带。关于路标设置的科学性问题,有组委会的人因为根据阿皮和男子第二的轨迹,让她们耽误了一个半小时的问题,主动在夜间去补了路标,而且还进行了客观的思考和反省,贴图如下。

同行者的悦跑圈一直在报公里数,我的佳明手表竟然行至52公里处就因为电量低自动关机了,我第一次知道它在开了GPS的情况下的电池续航能力貌似没有我想象中的棒。这段爬升难度较大,原因是荆棘多,砂石多,坡度陡,体力已经消耗太多。于是每到一个稍微平坦的地方,我就以为到了顶点。

后来同行者告诉我身后就是有名的黄河支流汾河,于是我央求他给我拍照留念了一张。

继续爬坡,只见半山腰坐了三位男士,其中一名因为腿抽筋已经基本无法动弹,另外两名同行者则陪在他左右。跟我同行的男士却恰好和抽筋者认识,于是他热心地给了他补了水,还帮他舒缓了一下,并鼓励三位继续前行。

无奈,好像情况比较严重,他们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见此情形,我只好跟他们道别,自己独自往前赶路了。

此后我几乎没有再拍照,一是为了节约时间,二也是为了保存手机电量。值得一提的是最后四公里,虽然几乎全是下坡,但我由于感觉到肌肉僵硬,虽然想要跑起来,却发现有点身不由己,当然,我还是尽量跑着。由于体力消耗大,这段14公里的路程又是下午两三点时,地面温度相当高,所以我的两个500毫升的水补给已经基本消耗殆尽。还好,刚才热心的同行者分了200毫升给我。但是不久,又被我快喝光了。

此时,我看见一辆正在倒车准备离开的面包车,驾驶员把一个喝光了的矿泉水瓶从左侧窗口扔出来,我顿时加快步伐,冲上前去,一副要劫持车子的架势,对驾驶员说:大哥,你们车上还有水吗?我在跑越野赛,还有四五公里路,没有水了,天气这么热,能不能给点水给我?驾驶员跟副驾驶位的人,两个人对望了一下,也没说话,伸手就给了我一瓶冰露。那时候我真是恨不得给他们鞠个躬才好啊!道谢后,我对着瓶口喝了几口,将剩余的水灌进了水袋,继续前行。

一路上,我小心翼翼地寻找着路标,也曾遇见从右侧草丛里突然窜出来疾驰而过的四脚蛇,还见了此前已经认识了的核桃树,更多的却是和自己的身体对话。在看到适合跑的下坡路段前,我停下来,做深蹲、拉伸,这一招对我挺管用的,有点磨刀不误砍柴工的意思,如此这样反复,我竟然在最后几公里保持了12分的配速,而且最后两公里回到了78分的配速。

在终点前1.5公里处,组委会设置了一个补水点,我因为中途向陌生的司机要了点水,所以其实可以不需要加水了。于是拿了一根黄瓜做补给。此次自己带去的补给中,我吃了一个能量胶,六颗盐丸,两管藿香正气水,一袋混合坚果,一根原味牛肉棒。在官方补给处,我吃的最多的也是黄瓜和西瓜,固体类的食物基本没吃,一是不习惯吃得太撑怕跑不动,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起得太早,没有彻底排空,导致这个历史遗留问题持续了全程,有点难受。即便这样,加上跑错了三段路,我竟然意外地获得女子第七名,而一开始我的最低目标仅仅是无伤完赛呀!

越过终点,冲过红线时,看到了50米外比我早到20来分钟的水哥。

他举起相机,为我拍了一张露出舒心笑容的照片。

感谢水哥在前方一直引领我。我从来不要求同行者片刻不离得守在身旁,有些路,你总得一个人走,才能体会到更多,哪怕焦虑、惊悚、无望。还好,我一路上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安全完赛。

没有抽筋,没有受伤,没有任何不适,虽然比起百公里的选手,也许微不足道。可是,我再一次超越了自己,60公里的目标,因为分解成了多个目标段,让你每过一个点,每向前迈进一步,就向终点靠近一点。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

郭,你做到了。

龙城,我自豪能用双脚丈量过。

这是越野赛的终点,更是一个新的起点。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评论请先登录,或注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