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雄哥体育
客服热线: -

雄哥体育

用心奔跑

客服热线 -

赛记 | 越一次野,念一个人,识一座城(上) [复制链接]

雄哥体育 | 2017-08-01 10:03 218 0

作者:果冻


(上)念一个人

豆蔻年华晨曦里,学校操场共跑圈。

廿二载后骄阳下,相约龙城山野间。

你们有闺蜜吗?你们有认识了22年的闺蜜吗?你们有认识了22年的可以一起跑越野赛的闺蜜吗?你们有认识了22年的可以一起跑越野赛并且她还能轻松在百公里赛道一举夺冠的闺蜜吗?说这几句话时,我应该得罪了所有人。不过我真的只是表达自己很幸运,很满足此生有这样一位知己。

1995年,我俩在高中入学前的那周军训伊始相识。我并不知道这个今后同窗一年却做了一辈子好基友的女同学叫高碧波(她叫阿皮的绰号也是高中语文老师无意间取的,老师点名时没有看见波字的三点水)。

只觉得这个妹纸初看上去呆呆的、怪怪的。

我俩站在前后排相同的位置,每次走步的时候若是不踩我的脚她就仿佛不会走路似的。走完后站定,教官命令向后转,别人都向右转,她老是向左转,看到她我也是有种无语的赶脚。军训的一周里,我除了对她瞪过眼外,并没有交谈过一句。

而根据她对我的回忆,说那时候军训休息的间隙,我跟以前的初中同学R老是盘腿而坐谈笑甚欢,还不好好喝水,明明可以对着瓶口咕咚牛饮的,却很矫情地倒在浅浅的瓶盖里,你一口我一口嘻嘻哈哈地轮流啜饮。她在一旁静静看着我,估计除了替我干着急,并且也像我看到她一样很无奈抓狂吧。

物以聚类人以群分,两个在对方眼里都很奇葩的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有了很多的共同语言和诸多的爱好。其中之一便是跑步。

我算得上是个体育健将了,可能遗传了老爸的运动基因,虽然锻炼得不勤,从小到大却在运动会田径场上经常拿奖。阿皮那时候完全看不出有过人的运动天赋,却是勤奋坚持无人能敌的励志姐(现在想来正是这种特质水到渠成地成就了她的无数个超马)。

我俩同班却不同寝,她303、我304。为了克服我的懒惰,我们约好一起晨跑,她每次主动起来,洗漱完毕就来敲我的门。可是她不知道应该如何把握敲门的力度,因为我们宿舍其他七只懒猫们已经看不惯我俩很久了,阿皮在外边敲门,分贝过高会唤醒门内的每个人,分贝过低我又会充耳不闻。感谢每天站在门外风中战战兢兢的她没有放弃我,还有性情温柔未催我快点滚出去的美女室友们没有吓跑她,让我俩最终在薄雾晨曦里,一边谈笑一边畅跑着,而那时候的我们到底跑了多久,跑了几圈,我已经忘记,只有那深深浅浅的脚印,嬉笑打闹的身影,印在了我的脑海里,过了这么多年,还能想到那美好的场景。

高一一年,我们一起在晚会上演小品,偷看对方的日记,过生日的时候找点特别的乐子只为了体会特殊日子里的仪式感,课间时玩一些已经忘记内容的游戏,偶尔交换一下心底的小秘密。我喜欢和她在一起,是因为她有着我身上很多我没有的也做不到的特质,而且特别爱笑,仿佛没有什么脾气,而她身上那种认定了就脚踏实地放手去做的韧劲,更是让我佩服到骨髓里。

反观我对她的吸引力,我却百思不得其解,用她的话说,我还特喜欢睚眦必报,如果军训时我俩已经认识,估计是那种她踩了我一脚,我就得还两脚过去的人。可是纵然我身上有一千个缺点,我们还是如胶似漆,这真的是一个难以解释的现象。我甚至记得她曾经说过如果她是个男生,一定会找我当女朋友,哈哈!用现在的话来总结,那就是好基友,没道理。

难过的是,高二分班,我俩从以前的十五班被活生生地拆散,我去了十四班,而她去了十六班。奇怪的是,这仿佛丝毫未影响我俩的友谊,反而没有了太近距离的摩擦,只剩下肉麻的惺惺相惜。

举个最典型的例子,进入高三时,大家为了补充营养,都从家里带了生的土鸡蛋来,也不知道是我们班没有工具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总之,最后我的那些生鸡蛋都放到了她那里,她不仅代为保管,还免费加工,更离谱的是,她还在两个鸡蛋上为我用钢笔密密麻麻地写满了一些英语单词短语和数学公式。而且每天风雨无阻地在早自习后,从四楼跑上来,在我们教室外的门口边朝我张望。那一刻,我应该是我们班最为幸福和最令人羡慕的人了吧。

后来想想,即便那时候真的找了个男盆友,也未必能如此耐心、周到和心甘情愿吧,这样的姐们,这辈子遇到了,下辈子你确定能再遇到?我常常回忆我为善良的阿皮做过什么,遗憾的是,我竟然忘得一干二净了,哎,这辈子我只能欠着她了。

闺蜜是什么?认识对方的家人,认识她的旧友,穿过对方的衣服,知道对方的小秘密,一起哭过笑过和睡过,不常常联系,但再次相聚,依旧跟从前一般,没有尴尬,没有不适。我去过她家里,吃过她妈妈每道菜都放当归的我不习惯但记忆深刻的菜肴,看过她妈妈认真地给家人踩着缝纫机做衣服做裙子的模样,看过他爸爸集的邮写的书法,还看到过她贴在床头墙上那一大版密密麻麻的日历计划。她也来过我家里,我们全家都很喜欢这位笑起来就有鱼尾纹,但是特别善解人意的好菇凉,以至于后来我亲娘还当了她的干妈,哈哈。

待我俩进入大学阶段,大二暑假那年,我又去上海跟她厮混了一个假期。华东师大外边的河粉和麻辣烫,还有福鼎鸡,校园内的秋千、丽娃河、梧桐树,还有周边的长风公园,十余年过去,依旧历历在目。她从学校的勤工助学处以她的名义接了多份家教,然后郭老师冒充高老师就上岗了,也兼职了两份家教。

我住在她们宿舍,两个人都没有家教的日子,就一起去上海书城,看一些书,然后写写书评,我的文笔很烂,可是却还有报酬,现在想来可能是阿皮自掏腰包给我的或许。我喜欢去书城的原因其实只是那里好纳凉,而且回来的途中,有一个特别好吃的烤羊肉的摊位,看完书回她学校途中吃两串羊肉串简直成了我们不需要提醒就自觉遵守的行程。以至于这次跑龙城,烈日当头,我竟然一不小心又忽然回忆起了那个蝉鸣声声偶尔又天雷滚滚的大二假期,那是和她在一起度过的美好时光。

本科毕业后的她就开始工作了,而在杭州读研的我(为什么不是上海,这里暴露了我不是同性恋的本质,还重色轻友也),突然在另一个要命的夏天里做了一个可怕的手术,害得我娘也亲自到浙江来照顾我。俺的皮姐不仅专程到医院来看望我,给我带来了好听的CD,我最爱的天籁地球村和一些她认为可以缓解紧张情绪的轻音乐,而且邀请出院后的我们母女去她的房子里静养。我对阿皮在上海的每一个住所都很熟悉,因为她,我对旁氏、屈臣氏、上海壹周、跑步机等都有了特殊的感情。

突然想起来,我曾经送过一个礼物给她,若是一般的女子,可能早就看不上眼,弃之一旁。而从跑超马的人群来看,都属于疯子一类的人,所以现在想来也就半点不稀奇了。大二那年,我们220宿舍的美女们,本来就很臭美,然后又比较潮,松糕鞋自然是不必说,染发想当年我也是除了寝室长外第二个起反面带头作用的班干部了。

最好玩的是,每个人都开始手工制作一条个性十足的牛仔裤,原材料是自己以前的旧的牛仔长裤,某个黄道吉日,宿舍的姐妹人手一把剪刀,就开始发挥自己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开始对自己的裤子下狠手,758.5分都不要紧,要紧的是裤脚边那些如垂柳如狗牙齿等形状各异的造型。总之一顿乱剪,那架势,估计跟新西兰小型牧场的规模可以堪比。那时候或许我也是哼着剪羊毛的歌完成的手工定制?

最后我是一点布料都没有浪费,上半边做了条几分裤(原谅我的数学是体育老师教滴),下边裤管,左右两边,比齐长度,然后拆线,再进行缝合,配上几粒扣子和拉链,一条A字裙竟然美美地诞生了,耶!而那个暑假,我就穿着短裙出发了,上面的几分裤就送给阿皮当礼物了。我俩果然是同一个裤裆长大的好姐妹,贴上真人效果图,看官可以随意给星哈。

05年回到长沙以后,大家忙工作,忙恋爱,忙买房,虽然各自忙碌,可是却对对方的情况了如指掌。我从她的MSN主页上看到了她每天都会更新的PP小厨,极好的做甜品的手艺,现在很多全职妈妈做的蛋糕、饼干、甜点,十几年前她就已经很娴熟了。

我还知道她参加了一个演讲社团,因为偶尔她还会把演讲稿发给我过目,说是让我提意见,其实水平比她差多了的我,最多也就能发现个把错别字而已,看到她总是对生活充满热情,永远跟学生时代的她那么乐观向上,你不可能不被这样的人感染。

06年时她宣布自己即将步入婚姻的殿堂,虽然不知道这对于我会意味着什么,但我还是由衷地为她感到高兴。我记得刚参加工作的我,当时收到一笔单位发来的学位补贴,仅仅只在我的银行里看了一眼,我就当做礼金立马转给了她。而这段被我真心祝福的婚姻确实展现了无以伦比的美好,她的那位邵先生是我看到过最好的丈夫和最称职的爸爸。

后来的几年里,因为阿皮的甜点,和邵先生的胃口,也就催生了后来的夫妻二人跑马的念头。邵先生的体重那时候比身高还要大,减肥已经迫在眉睫,阿皮的甜点开始慢慢收敛,取而代之地是她要陪老公开始跑步。这就是成也萧何败萧何吗?开始让他变胖,后来又要对他的体型负责?!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两个特别有毅力的人,就这样,成功让邵先生减掉了近50斤!而这种无心插柳的方式,也成就了后来芝加哥马拉松华人女子第一,众多越野赛也是频频拿奖的长跑高手!她总是这样,你最好不要给她任何机会,否则哪里都是舞台,你会看到越来越好的她。

倒数第三次见她时,她已经从一个赛事刚跑完,因为到武汉搞校园招聘,返回上海前特意为了我和其他几位高中好友见面,在长沙停留了一天。那时候我觉得一个人,能跑完马拉松,真的就是神一样的存在。她说你其实也可以。我说我没有时间。她不再说什么,如果还说过什么话,那就是重复说了一遍其实你真的可以。说真的,虽然当时她就预见了这种可能,可是我还是当做一句平常的聊天,并没有放在心上,也没有等她离开长沙后我就主动跑起来。

但其实,多多少少,我最初是受了她的影响,因为看她在朋友圈发跑步轨迹,看到她跑鞋上的芯片很是好奇,只是我跟现在也不愿意跑起来的大多数人一样,觉得一周跑那么多次,哪有时间呢?而那时的她,正是痴迷之时,带着有伤的腿,返沪后次日便坚持跑完了上海全程马拉松。当时的我觉得她太一意孤行了,因为我们打麻将的时候,所有的同学都劝她身体要紧,少跑一次又不损失什么,她也只是笑而不语,我们还以为已游说成功。

而倒数第二次见到她时,她已经从美国回来,告诉我们,她即将定居海外。这次回国预留了二十来天,就是为了见见亲人,处理好上海这边的一切事务。很荣幸,看望了老家她娘家的亲人之后,她专程绕道又和上次的原班人马聚了一下。上午十一点多到,下午三点多就走,就为了短暂的一次会面,我们在那个大雨滂沱的中午,听着窗外的雨声,一起回忆了我们的曾经,随意聊起了大家的现在。

这个晒得有些黝黑,梳了条大辫子,没穿高跟鞋和裙子,取而代之的是跑步的背心和专业的跑鞋的菇凉,外形虽然有点变化,但是,她的善良、温柔、乐观、进取、执着的内心,一如从前。还是那么招人喜爱,而我比其他同学更为幸运,因为她们从此人各天涯,而我,至少多了一次跟她重新相遇的机会,只因为,我俩还有一个共同的爱好——跑步。

我的第一个真正的赛事便是苏州金鸡湖半程马拉松,而我第一次能跑出这么好的成绩,就是因为受到了她的影响。那时的她基本已经不玩路跑,可是为了陪她大学最好的室友和原道而去的我,她和先生以玩耍的心态报了名,并且让她先生给我当私兔,只为了能让我争取跑进2个小时,最终我跟着打扮成狮子王的邵先生,获得了1小时55分钟的好成绩。而苏州,也是他俩定情的地方,她穿着跑步的婚纱就是在曾经在苏州买的。

所以,虽然我们之后都各自跑了很多赛事,尤其是她已经玩过了滴水湖24小时跑步、垂直马拉松、国内难度很高的几个越野赛事、去年的芝加哥马拉松还获得华人女子第一、去年的国际顶级越野赛事330公里的巨人之旅也完成了三分之二。

但我相信苏州半马的赛事虽然距离不长,她却不会遗忘。遗憾的是,我俩却没有携手跑过。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得知她这次要回来探亲,我们提前两个月就在计划着,在她在中国短暂停留的二十来天里,选定一个两人都可以参加的赛事。我们避开了种种不可能的日子,最后选择了唯一可以参赛的日子,78日,决定一起踏上2017龙城100太原越野挑战赛的征途。她玩她的100公里,我跃跃欲试我的第一个越野60公里。

念一个人,玩一次赛,没有比这美好的事情了吧。

更何况这个人还是本次越野赛百公里女子组的冠军得主——高碧波,我心中独一无二的铁皮。

感谢您已经看(拉)到最底部,未完待续……

第二部预告:越野赛。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评论请先登录,或注册
      相关推荐